产品灵魂总舵手|设计总监陈昭成

人物誌 首圖

设计师就像一群探险家,在生活中探寻着一闪而逝的灵感。设计总监就是这只探险队的领航舵手,除了注意设计的每处细节外,更时常需要向着远方了望,思考着设计与品牌、设计之于人们的关系,带领SEED 设计师团队一同勇往直前,用设计探索这个世界。

SEEDDESIGN 设计总监:陈昭成
出身于嘉义朴子的他,从小就爱涂鸦、爱幻想,在那个充满限制的时代,常梦到自己是只在天空自由翱翔的鸟。 长大后,不按牌理出牌的他,却接受了工程学的教育,养成了一丝不苟的思想架构。1991 年创立SEEDDESIGN 走上灯具设计之路,透过设计,将脑袋中的灵感与幻想,转换为一件件灯具作品。

在一个天气还微凉的上午,我们前去陈先生家进行拜访,穿过种满各种花草树木的前庭,来到了他的家中。陈先生已经将水煮开,正在准备冲茶用的道具,而我们也准备了许多问题想和他聊聊,听听他对于设计以及生活的看法。

从小就很喜欢涂鸦、画画,“灯”让我可以靠热爱的事维生。

DSC06244 低彩 scaled 1

你觉得“灯”对你来说是什么?

– 灯对我来说,就是兴趣和职业的交叉点。
我从很小时候我就很喜欢乱涂鸦、画画,也因为这样,后来不管是高工、大学时期,“制图学”都一直是我的拿手强项。一直到出了社会,“灯”让我可以靠着自己一直热爱的画图维生,这真的让我觉得充满幸福感,每天都很有动力,觉得人生很充实。

什么时候喜欢上设计? 

– 什么时候,这我不知道耶,我觉得好像是天生的。
主要是对事情不满意的话,我就会想用画图去改变。还记得国中时候看书,觉得有些国家的城市看起来很不舒服,很拥挤,我就会帮他们做都市规划,画电力、排水系统、交通路线那些。另外多少也跟叛逆有点关系吧,不想跟别人一样,想要突破,想有一些表现。

什么时间点,确定自己能以设计师的身份维生?

– 这个是很晚才确定的了。
其实我创业之后,除了第一件作品成功以外,之后的作品就没那么受欢迎了,所以好几年都还是在摸索。一直到我碰到一个北欧客人Hans,他建议我们设计玻璃灯,因为那会比塑胶灯更有价值。但当时我不懂玻璃,买了书也看不懂,所以就跑去竹南找厂商学,一个礼拜下去至少2次、多则4次。慢慢比较懂之后,我除了设计玻璃灯具之外,又开始把其他材质的一些Know how 用在玻璃制作上,所以后来我们做出来的成品,品质比别人好,价格比别人高,那几年也帮客人设计了好多款很热销的玻璃作品。

大概就是那时候,经过这样从无到有的过程,我才开始慢慢觉得:嗯,我应该是可以靠设计这行存活的,但只是“存活”而已哦。

你是个浪漫或是理性的人呢?

– 当然是浪漫啊,你看这盏VULTURE 有多少人会买?
它太特殊了,我自己知道应该不多人会喜欢,但是我很喜欢它可以这样转来转去,操作起来很有趣,所以还是推出这件作品,这就是比较偏浪漫的想法。当然在做事时候也不能完全浪漫啦,是从浪漫出发,但是后面制作上工程的评估、成本是不是可行、市场是不是需要,这些都还是要用数字和理性评估去思考的。

Seeddesgin 2019 DEC 447 01

这么多设计作品里面,哪一盏灯你投入最多情感?

– 应该是幽浮,创业后的第一盏灯嘛,要推出时候最忐忑。
而且一开始因为不太确定产品能不能卖得好,还用比较便宜的翻砂模来做,那时候开一套模具大概4、5万,翻砂的只要5、6千块。但结果翻砂出来的精密度不够高,组装不了。只能去我朋友的加工厂那边自己磨,通宵把组装不了的部位都磨到可以用,隔天早上完成时候,全身只剩眼镜拿下来的眼睛两圈是白色的。但还好第一件作品最后有成功,不然很可能就没有现在的喜的了。

DSC06371 低彩 scaled e1622109234667
DSC06520 低彩 scaled 1

不在意风格,做自己喜欢的设计最重要

SEEDDESIGN 的作品应该是什么风格?

– 我觉得所谓的风格,好像没有必要特别去强调。
设计的灵感是从生活来的,我有我的想法,再加上我在生活上有什么不足,我们从里面去创新,去提供性能来满足需求,这就是我对设计的理解。当然我想里面有一些东西是会自然而然传承的,比如说一个品牌的车子,它自然会传承一些讯息、一些线条,但这种所谓的风格,也不是一开始就定义好的。你去看保时捷,第一代创始人是从做金龟车开始的,后来一路变成356、911,你如果去问创始人他想要什么风格的话,他也不会知道后来会变这样吧。

身为东方人,和欧美做的设计有哪些不同吗?

– SEED 的灯很多都有机械结构,这是最大的不同。
但那是因为我的原因,跟我是哪里人其实没关系。我觉得设计的时候没有必要去想东方西方,这样就变成故步自封,把自己限缩在一个小空间。你看以前欧洲各个国家的汽车公司的在设计车子,法国、义大利、英国各自走自己的风格,但到头来还是回到Global type 。以前是这样,现在的世界又更全球化、网路化,所以我觉得设计还是回归到设计本身,风格那些东西我一向是比较不想管的。

可以和我们分享一个你最珍惜的物品吗?

– 珍惜的物品吗? 其实我的观念是“人要旧,物品要新”
人跟物刚好是相反的,就像“做事要精准,做人要庆菜(随性)”一样,我通常不会对物品恋旧,因为物品是要用的,所以要新。但我对人就很珍惜,所以我到现在还是跟我妈住一起,而且绝大部分的朋友也都是好几年的老朋友了。

DSC06264亮 scaled 1

 生活中在意的两件事:“简单”和“好的本质”

假日喜欢做什么呢?

– 我假日的生活很简单,大概都在家里活动。
打扫家里,去前庭散步看看花、听听鸟叫声。我老婆在我们家的前庭种了很多种不同的花,茶花、玫瑰、桂花都有,会在不同季节开花,去那边散步顺手摘几朵回来插在家里也很香。

我也很常会在我们家的南窗那边窝很久,那里阳光很好,天气好时候很适合待在那边看书,我很喜欢看历史书,像最近我在看资治通鉴,会觉得人真的是几千年下来好像都没变的感觉。

再来就是星期天早上会固定跟车友去骑重机,但大概都是半天的行程而已,其他时间大概就是看家人有安排什么活动吧,有时候也会一起看影集,或是一起出去吃顿饭,但我自己是比较喜欢在家里简单自己煮就好,周末会做的事情大概就是这样,很简单。

DSC06419 scaled 1
DSC06319 scaled 1

你觉得你对生活中的什么会比较讲究?

– 我喜欢本质好的东西,简单,但是本质要好。
这有时候不容易耶,比如说吃东西,我很喜欢吃鱼,但不是吃什么名贵的鱼,我要的是那种很新鲜的鱼,也不用太复杂的烹饪方式,好的东西简单煮就很好吃。

或者是我家的家具,桌子是请人家用胡桃木做的,吧台椅是榉木的,当时候是我们自己设计、自己切的,都不是什么稀有的木头,但是我觉得这样就好。

喝茶也是一样,我喝的也不是那种很贵的冠军茶,我都和朋友固定跟一个茶农拿,喝了觉得喜欢就不会换,每年就固定找他拿。因为我吃的、喝的、用的东西都不多,所以简单就好,也不喜欢一直变。

DSC06349 1 scaled 1

不做设计师的话,你觉得你可能会做什么?

– 我应该会做厨师。
我爸妈以前在菜市场卖担仔面的, 我耳濡目然多少有学到一些吧,因为不管是以前小时候煮给弟妹吃,或是后来在家里做给大家吃,大家好像反应都还不错。而且做菜还可以有一些创意在里面,这很符合我自己的个性。

如果明天就要退休了,要推出告别作品,会是什么样一件作品?

– 我告诉你,这不可能发生,我没有要退休。
我看我好多朋友退休之后每天种菜、出去玩、钓鱼,我是很喜欢吃鱼啦,但是每天钓鱼真的太无聊了,我不会做这样的事情。我有分享过很喜欢的那首泰戈尔的诗:“ I leave no trace of wings in the air, but I am glad I have had my flight.” 我觉得我会继续一直飞,顶多就是之后飞慢一些,花少一些时间在工作上而已。

DSC06407 scaled 1

更多文章

转动之间,看见光的旋律| Mr.DJ 重磅登场
放大经典篓空灯罩|
OLO XL 系列全新登场
WÚ 日吾|
荣获 2024 三大德国设计奖
再也不用忍受刺眼灯光|
理想吊灯高度
Top